电线电缆企业 | 电线电缆产品 | 电线电缆商机 | 电线电缆会展 | 电线电缆资讯
水电开发步入“下半场”——访中国工程院院士陆佑楣
http://www.31cable.com 2017-10-18 08:52:30 工业电器网
中国电线电缆网】讯

  水电开发步入“下半场”

  ——访中国工程院院士陆佑楣

  在中国水电开发进入“下半场”之际,对工程项目而言,技术、资金已不是障碍,如何厘清极端环保主义者的逻辑,怎样看待水能出力有限的现实,未来能源转型格局下我国水电企业该如何抉择?日前本刊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原能源部副部长、原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。他认为,基于天人合一的思想,开发水电与生态保护并不矛盾,其初衷都是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,要客观看待水电工程利弊,在人类能源转型历程中,应从全球角度、全生态视野谋划,以系统思维考量,持续推进水电及其他能源协调健康成长。

  愈行愈难不改初心

  《能源评论》:《水电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明确了2020年水电总装机达到3.8亿千瓦的目标,但距离我国水能资源“天花板”似乎不远了,您认为,未来我国水电发展的重点在哪里?

  陆佑楣: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的研究数据显示,中国所有河流的水能资源,理论可开发容量有6.9亿千瓦,技术上可开发容量约5.4亿千瓦,经济可开发容量约4亿千瓦,截至目前已经开发了3.3亿千瓦,而且越到后面开发难度越大、成本越高。

  现在水能资源富集的金沙江流域正在开发,西南地区还有怒江流域可开发2000万千瓦,雅鲁藏布江大拐弯是世界水能最集中的地方,可开发容量5000万千瓦。但雅江是否要开发,还要通盘考虑地质条件、输电成本、生态环境、科技水平、经济发展等因素,综合评估才能决定。

  《能源评论》:这意味着,我国水电开发步入“下半场”。人们的关注视角似乎也从水利转为对危害层面的评价,比如生态环境、地质灾害等。甚至有人认为水利工程是破坏环境,宣称自然的河流就让它自然存在。您认为,应如何客观评价水电发展的初衷?

  陆佑楣:这种情况大多是那些对水能资源利用缺乏全面认识、对洪水灾害缺乏直接感受的人对公众的误导。

  水库大坝修建后,改变了原有的生态环境。然而水利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的好坏,应该以联合国提出的人类可持续发展目标为标准,这与开发水电的初衷也是一致的。那些对生态环境有利,社会综合效益很高的水电工程,是有利于人类可持续发展进程的。

  不要对立要和谐

  《能源评论》:从当下的时点判断,技术已不是主要制约水电发展的因素,环境制约、水权争端问题日益突出。您认为,应如何看待所谓的“生态帝国主义”这股潮流?

  陆佑楣:生态其本意是指各种不同生物间,包括人类、植物、动物、细菌、病毒等种群的相互依存关系。人类是自然界的一份子,绝对不是置身世外的另外一个群体,人与自然不能分开来谈,不可能对立起来,这即所谓天人合一。生态平衡是相对的,自然界处在不停的演变过程,因此我们只能在变化中寻求人与自然的和谐。判断的标准,就是看它对人类可持续发展是否有利。有利于人类可持续发展的事情,我们就要干,比如修水利工程。对中国而言,我们的人均水资源拥有量极低,低于全球平均水平。正是由于水资源时空分布的不均衡,才要靠水利工程进行调节,这也表明水利工程是人类永恒的需求。

  《能源评论》:对于水电开发带来的一些问题,该如何看待,怎么处理?

  陆佑楣:为了解决洪水灾害的问题,得到优质的能源,总会有得有失,比如有些鱼类受到一定的影响。需要强调的是,目前江河鱼类的减少是多种因素造成的。目前,受影响鱼类主要靠增殖放流站场进行人工繁殖,鱼类保护这一课题需要持续不断研究。

  《能源评论》:当前,我国待开发水电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区,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,您认为,应如何看待移民安置难度持续提高问题?水电开发者、地方及中央政府,对区域经济未来发展应如何厘清责任的边界?

  陆佑楣:这是一个财富分配的问题,水电自然资源经过开发后,变成了财富,作为水资源所在地的贡献者——水库移民,没有得到持续的利益分配。移民问题应该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去理解,不是简单盖房子搬迁就完了,应该让移民有安稳的生活环境和发展环境,并与国家的脱贫计划相适应,让资源所在地居民也得到一部分财富分配。

文章关键字:

在线
客服

在线客服服务时间:8:00-17:00

客服
热线

024-83959308
网站服务热线

生意
名片

微营销
拥有自己的手机名片